蛰伏生命中的文字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3-14 我要投稿
【int20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很想把我在空间的千篇日志,都修改成散文或者杂文,陆续的修改了一些发表。这是一个系统“工程”需要耐心的修剪,增补,使其完善,一直在修改中。最近一时期,投稿的频率不大,蜗牛般的速度。这里有我慵懒疏于文字的因素,也有我对文字力求精华标准的苛求。也与江山大气候有关,为了提高江山文学的整体的文化素质,江山文学向写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以至于我好长时间没有精华的作品出现,这让我很焦灼,焦灼到对文字几乎失去信心,也对自己的写作水平产生质疑。可不写文字的日子又是痛苦的,忧伤的,可以说歇斯底里的忧伤,这样的形容实不为过的,心中的苦痛只有自己知道的。最近开始写文字了,忧伤也像天空的漂浮白云,在不知不觉间疏忽不见了。我感觉到文字没有离我远去,一直蛰伏于我的生命中,并且生根发芽还要开花结果,文字是我心灵花园,我知道进入的途径,也知道把控它的技巧,文字是有毒的,一旦深入,就会渗透骨髓,从眼底中渗透出一种无可置疑的诚实。

  越来越感觉到我和文字缘分是上天注定的,它在我最好的文字青春时,恰到好处的来带我身边,它来的时候,恰逢我对人世间逢场作戏,尔虞我诈,人情冷漠,虚情假意的厌倦,正处于孤独寂寞的境地,和我对人生经历了许多风霜雪雨之后,静下来思考人生的时候,文字和我不期而遇。在我远离世俗的凡尘,想寻觅一方净土的时候,文字的天空展现在我面前。这里没有污泥浊水,没有坑蒙拐骗,只有清风和阳光,只有岁月静好,只有在文字海洋里,海阔凭鱼跃,天空任鸟飞的自由翱翔。

  其实,我的伤痛是微不足道,就像妻子说:“就是闲的,和史铁生的双腿瘫痪内心折磨,你也就是无病呻吟。”她的一句话提醒了我,为何不把史铁生和自己对比写会更有说服力呢?史铁生蛰伏轮椅上的文字是亮剑,是一道光环,而折服于我生命中文字却暗淡无光,这是多么鲜明的对照呀。史铁生完成了许多身体正常的人都做不到的事,他对于人的命运和现实生活冲突,没有停留在表面进行思考,而是去拷问存在的意义。而我呢,做为一个健全的人有何理由碌碌无为呢?写吧,只有写,才会写,没有捷径可走,这是一条充满艰辛的航行,明知道河水还要上涨,将要淹没船底,我只能前行。

  好久没有以日志的形式书写文字。记得刚走进网络的时候,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写写心情日志,慢慢的,就把书写心情日志当做了一种习惯,而这种习惯伴随着我好长时间,陪我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。那时虽然日志的阅读数量并不多,但还是有一些网友喜欢看我写的日志,间或的也写一些诗歌、散文、杂文之类的。而那些文字里表露出我对网络的好奇,总感觉网络是我心灵花园,走进这花园里,总是能感受到文字芬芳花朵的馨香,沁人心脾。我就像是一只蜜蜂采集花蜜,不知疲倦地往来于网络之间,书写着自己的文字,也阅读着别人的文字。一个人,一台电脑,手指灵活而有力的敲打着键盘。这些文字丰盈了我的思想,储存了我的能量,废寝忘食,夜不能寐,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疲倦,像打了鸡血一样的亢奋。又仿佛是一只养在硬纸壳的蚕,在大片的叶子上面进食发出持续有力的声音。那是书写的声音。书写中,快乐着自己的快乐,忧伤着自己的忧伤。

  正当我沉浸在网络的世界里,忘我的书写着文字的时候,疾病突然光顾了我,由于长期的伏案工作和多年在电脑桌前盘坐,我的颈椎第二,三,四节颈椎狭窄,有钙化现象,通过X光检查,是颈椎压迫神经。这种病有时会让你的头脑供血不足,有时昏昏沉沉,严重地影响了我的身体健康。后来又发展为颈肩综合征,左臂和脖子同时疼了起来,吃了许多中药,也无济于事,只能任性地不用药物,改为按摩和加强体育锻炼。即使疼痛,也不愿意放弃文学,一如既往地坚守在电脑桌前,用我的坚强的意志来战胜病魔。我不知道除了文学还有什么让我这样的欢欣鼓舞。疼痛两年,很多文字都是在疼痛中书写出来的,越是疼,越是能写,我不知道病痛与文字有什么关联,在这期间我写了散文《疾病你为何这样无休止的来纠缠我,》还有一篇《一次疼痛的蒸欲》,只有努力的书写仿佛战胜了病痛的折磨。虽然我的家人,尤其是我的妻子,她是反对我长期面对电脑辐射和长时间伏案工作的。现在想来,我这点病痛和史铁生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?一个残疾的人都能铸就文学的辉煌,我一个健康的人为何这样的慵懒而不知奋进呢?史铁生残疾的身体,铸就了思想的顽强,灵魂的伟大,我要向他学习。

  做为一个写作者,是以静止力支撑身体的重量,肌肉僵化,表情呆滞,时间长了语言表达能力和交往的能力退化。我再也没有了滔滔不绝的在人群面前彰显自己的语言能力了,有时羞于在一些场合出现,一种自卑的心理,压抑了自己的情绪。我的同事和朋友甚至认为我得了自闭症,原因是找我聚会或者找我饮酒我都拒绝参加,唯一的朋友就是我的文字。

  我曾经写了一篇《忍受孤独,品尝寂寞》,这还是我刚上网时候的心情,当时写了一千多字,后来我进行了修改并增加了将近2000字,形成了一篇很好的大散文。那个时候的文字就像少年时期朦胧羞涩,肤浅而幼稚,但不管怎样说我还是比较欣慰,那毕竟是我走向文学的初心。没有精品文的渴望,更没有功利性的欲望,完全是一种质朴的,纯粹的,花蕾般的文学绽放,书写得轻松快乐。间或的有网友“誉词”更是心花怒放,好像自己就是作家。其实,作家一词何其沉重,放到我的肩上,会压垮我的脊梁。在得意之时,兴致所至,自不量力地写了《我想当这样的作家》,遭到了好心情原创文学一位女士的攻击,说我是一只狂妄的蟑螂,蚍蜉撼大树,自不量力。也有的网友给了我些许的鼓励,认为我的文字写得很好,她说:“在我眼里你就是作家,用你的文字,能照亮我内心的黑暗世界。”就是因为这一句话,让我和文字纠缠在一起,似乎没有文字,我的生活就没有光明,没有文字就会陷入泥潭。只有文字才会给我信心与力量,让我摆脱生活的重负,摒弃内心的忧郁与无奈,是文字拯救了我的灵魂。在这个弱肉强食,无情绞杀的残忍现实面前,让我的生命涅槃重生。我不知道文学对我意味着什么,我只知道它是亲人或者朋友所不能给予我的安慰。我很感激文学,更感谢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文明历史,让我深陷其中,受益匪浅。我知道文学是一种高雅的艺术,和世俗的业余爱好是不能相提并论的。我所拥有的文学是很多人用金钱买不到的,不要说自己物质上的匮乏,我愿意做一个精神贵族,宁静而致远,这是一种精神的力量,这样的人生我才会有意义。

  其实,人一生下来,就注定一个结果,就是不可能活着离开这个世界,我们都是生命中的过客,死亡是真相,健康是财富,金钱是粪土(我不反对金钱的重要)。富不过三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很多人都成了金钱的奴隶,而那些如我的人们却给世人留下了古老的文字记载。很难想象,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了文学,由谁来记载这个社会历史的记录。昏昏沉沉生,不明不白的死,谁能弄清楚,我们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。探轶人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就像清官难断家务事一样很难评说。

  写了这么多的文字,本来还可以继续写下去,怎奈一夜无眠,慵懒又袭上心头,文字戛然而止。觉得休息好才能工作好,这只是给自己惰性一个牵强的理由,即使结束今晚的写字,文字也依然蛰伏我生命中。我的血液里渗透着文字的血液,注定终其一生,与文字为伴,白头偕老。这是我对未来的人生一种执着追求并为之努力奋斗的目标。即使成不了作家,也要用微弱的声音喊出真理来,给这个社会留下点声音,证明我在这个世界里曾经我来过。人没了,可我的文字还在,思想和灵魂还在,文字一直蛰伏我的生命里。即使是一片羽毛,也要和文字一起在泥土里腐烂,这就是喜欢文学特立独行,桀骜不驯墨拓铁鹰坚强的意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