寂寞文字欢愉时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3-14 我要投稿
【int20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算算,加入河北省散文学会将近两年的时间了吧。

  去年的年会在梨乡赵县召开,小心翼翼斟酌着词汇,如果,或许,应该,就那么模棱两可的报了名。因着一份自卑与胆怯,终究还是未能成行。惆怅几日,书卷无绪。终是不肯长久轻慢浸润生命的文字,柔心复相依,墨香永无欺。

  虽说文字是寂寞的事情,可如果有缘走出家门,文朋诗友汇聚一堂,聆听名家大师以自身创作的经验讲座,又该是多么有益与幸运的事情。文字里取长补短,文友间增进感情,总强如一个人闭门造车,固步自封,温暖而有益吧。

  今年的年会在衡水召开,与【衡湖流韵】征文的颁奖一起进行。年会的前一天,终于鼓起勇气,认认真真的询问这最后的报名是否已晚。很快,得到梁秘书长的回复:可以,明天中午前赶到。参会之前,其实我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文章会得奖。

  走进洞天宾馆的大厅,正自寻思该如何报道,听得一声甜柔清丽的声音飘来:姐来了,这边。正是上次参加【大年的温馨】征文大赛去领奖时认识的红梅小妹。依旧一袭红衣,温婉浅笑,凭空给人温暖几许。虽说不是初相识,却也仅仅是一面之缘,贺宴中同坐一桌,浅浅几句交谈,难为小妹妹居然记得老姐姐。轻言浅笑中,与夜莺姐打过招呼。

  办完手续,提起了两大包沉甸甸的学习资料,找到自己的住房。怪道人言无巧不成书,无缘不相逢,推门,笑容可掬的培英姐迎上来,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双双同领奖,原是旧相识。素本比邻居,谁言不称意。

  饭后来到大厅,恰遇梁秘书长走过,想想自己纵然不善言谈,也无需刻意的拘与礼数,面对对自己有提携之恩的恩师总应该认认真真的问一声好吧?不是吗,上一次去领奖,怕有攀附之嫌,连一个谢字都未敢上前去说,只将恩师做陌路。想当初,自己欲加入省散文学会,只因几年来一直是闭门造车,孤芳自赏,一句找不到介绍人的怯意,心下茫然。不料很快得到秘书长回复,填好表格,我批就是。两篇文章上交,梁老师自己做了介绍人。

  博客皆诚心,相酬唯文字。本不谐音律,因钟爱【金缕曲】词牌所善于表达的深情,试着填了一曲,不管出律多少,总是满腔诚意,悄悄发在了自己的博客里。“柴门耕织忙。偏难舍,少年旧梦,诗书文章。炊烟细处有墨香,博客低吟浅唱。忆当年,信马由缰。拙字薄识敢频烦,总能得,倾全心商量。韶华逝,慈未央。肯信天恩旧模样。入新圈,都是会员,忐忑彷徨。痴文怂勇昔日胆,真个证书芬芳。惠何方,梁秘书长。散文风里承师恩,莫笑村妪乖张。喜极泣,非轻狂。”

  不曾想到,百忙中的梁老师居然看到,而且唱和一首。“春风织案忙。忽传讯,飞鸿来外,短句新章。灯前细品展幽香,燕舞莺歌联唱。数经年,田园纵缰。唐诗宋韵敢临手,又欣得,把散文掂量。诗文志,不寻常。谁道凌云路艰长。肯登攀,借力凭风,那顾彷徨。亦文亦武卧尝胆,喜迎梅绽新芳。更莲花,相伴茗觞。春花秋月情思舞,唤得胸襟嚣张。霜凝鬓,少年狂。”粗心的我竟是多日后才看到,怎不让人感慨万千。想我无名之辈,只因文字有暖。除了倾情文字,我拿什么回报这深恩。今始信,真情文字结善缘。不再拘谨,何须羞怯,大大方方走过去,一句谢谢表达着我的千言万语。

  再见袁学骏老师,却是完全的放松下来。少年曾经学写新诗,因知道他的老家也是晋州,仗了同乡之谊前去讨教,算来也是二十七八年前的事情了。记得是二楼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内,桌上放一盘切好的西瓜,袁老师笑容可掬,一点儿架子都没有,说是今夏第一次买西瓜呢,我就去了,可见有福之人不用忙。笑声朗朗,拘谨顿消。将近三十年的时光流逝,居高位,平易近人依旧。想想,借得老师吉言,自己在文字里也算得是有福之人了,不是吗?虽说并无多大成绩,远离诗书多年,重启锈笔,居然这么幸运,有这么多的师长文友相帮提携。不是吗,这次年会,本为学习而来,不想得了奖,更是锦上添花了。饶是淡然,素心欣欢。

  好喜欢那总是一脸阳光的媚雪儿妹妹善意的调侃:快成领奖专业户了!

  仅仅是第二次呢。认认真真的纠正着。

  两次参赛,两次获奖,中奖率百分之百了。下次领奖,一定请我。

  呵呵,雪儿妹妹,借你吉言!虽说是姐妹间的笑谈,这善意的祝福怎不是永远的温暖,温暖到永远。

  其实,对于来不来参加今年的年会,心底里几分犹豫,几分烦躁。去吧,怕家人不愉快。不去,几分不舍,总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。只因这次会议是要负担费用的,虽说家境不是多么窘迫,可按乡间的消费来说,总是一项不必要的开支,邻里间,怕又有那闲言碎语弥漫开来。多年来,已经习惯了自己在家中的附属地位,连自身的存在都已漠视,小小的爱好更当如空气一般了。

  二十多年前,初嫁的日子里,曾经深深的无助叹息:农家简陋的餐桌上,你总不能端出蒸唐诗,煮宋词,油炸汉文章吧,怕不将你扫地出门去。于是新婚不足一月,便被牵去学绣花。想想,几分心酸。当年,面对一纸婚书与一份招生表格,是自己一手折断那墨香的羽翼,是自己懦弱的天性怯生生躲避了那未见鲜花遥遥,总是荆棘丛生的道路的。是自己三分不甘,七分情愿的踏入世代沿袭的平平淡淡,农家女子柴米油盐的琐碎里相夫教子,不看流年。

  梦的羽翼折断,梦的星火又燃,总是不甘心生命只是一块没有颜色的抹布,少年旧梦沉浮经年。想想,我只是想使自己的生命不是无知无觉的苍白浑然,何错之有?何必这般小心翼翼。只是一份对文字的执着喜欢,为什么要像做错事的孩子,躲躲闪闪。就这样,以自己已经习惯了的思维与语言,在电话里与夫君相商,自言自语般做了决定。

  走出家门。

  走出家门,重听见县生的妙语连珠,兴趣盎然。

  走出家门,再闻得咏华举杯叹前缘,相聚恨日短。

  走出家门,与芳芳,执手相看唯笑颜。在老白干酒厂游览,芳芳居然敢品尝那78度的原液,素本熟悉妹妹的热情,而今更叹服她的巾帼豪情。

  走出家门,俏云儿游湖幸同行,一路笑语皆欢言。珍重复珍惜,姐妹临别未举杯,相拥盼佳期。

  走出家门,与飞扬再相聚,多喜欢这浅笑,素心,清欢的古典女子,只如画中一般。昔日只羡她华年好才华,而今感恩有情文字总有暖。多喜欢那清清纯纯,娇娇柔柔的一声姐,只抵得万语千言。

  走出家门,几多感慨,几多欢欣,没有见到秀卿姐,难掩几分失落,昨日温暖触手可及,相聚有來期。

  走出家门,见到了几位老年大学的大姐,为她们的博学好学而感动,不知道自己到得迟暮之年会怎样。

  捧起了那做为奖品的候店毛笔,一支看似简单的毛笔,水晶做成的笔杆,更有内画雕刻而成。既是实用品,又是艺术品。遥想小外孙持此笔挥毫泼墨,该是多么让人心驰神往的事情。

  偏是佳期,总添欣喜,寂寞文字欢愉时。怎不感恩!不是吗,生命,总有你意想不到的温暖在等待!

  生命,只需感恩!